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April, 2013

FB 分享: 无题

最近很多人走来问我对于黄金的看法,其实,乡下佬很笨,我只会股票,其他的投资工具我都不会,再说,在股票里,我也只会基本面,还是半桶水那种。

在我 13 岁那年,股票的种子已经植入了我的体内,虽然到了 24 岁它才开始萌芽,但,我的一生像是被股票牵着了。

每一个人投资都一定有理由,而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赚钱。

这,我想没人想要在股市亏钱吧?

试问,除了赚钱之外,我们,为什么投资股票?

投资工具何其多,赚钱方法千万种 (夸张),为什么是股票?

当找到这个答案的时候,你的心,一定已经和股票勾上了,一辈子也别想脱掉,或者说,根本没有想要脱钩的意愿。

除了本身的投资,我积极参与分享,朋友们时常都问我: “你干嘛花那么多时间来做这些无谓的东西? ”

一般上,我都只是笑一笑,不做任何的回答。

是的,乡下佬可能真的在做一些无谓的东西,一些别人认为不切实际的东西,但,我坚信 “施比受更有福”,所谓的幸福,并不是指你赚到了多少个零,而是指你用你的知识和经验,帮助了多少人。

我凭着这股傻劲,写了 6 年的文章,回复过的短讯多到连我自己也不记得,而到了今天,我还在坚持这股傻劲,坚持这份无私的分享。

~乡下佬~
22.04.2013

FB 分享: 晚年的能力

在累积一个能力的时候,想一想,这个能力是钱赚钱的能力,还是人赚钱的能力?

我本身是做 IT 的,话说这也算是一个专业行业,所以,我是需要一些专业知识的,而且,也需要一些管理知识,但,我有一个忧虑,就是当我 55 岁退休的时候,如果我不做工了,我能在这个社会上活下来吗? 靠那几百千的 EPF?

要知道,55 岁退休,体力和脑力也不太适合在职场再找工作,别人也不会给你机会,也就是说,人赚钱的能力已经用到了极限,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,如果我又活到 70 岁,我想几百千只能让我安安稳稳,很平凡,没有享受的方式下度过晚年。

老一辈的人都是依靠孩子来供养自己,但,现今的社会,孩子自己也生存不来,而且很多人还是没有孩子的。

所以,以孩子来养老这个做法已经不再合适,为了预防这些事情的发生,我们一定要累积钱赚钱的能力,就算人赚钱用到了极限,我们还有后路。

在忙于生活的同时,不要忘记抽一些时间来想一想,你 55 岁后,有什么能力能让你活得比现在更好?

如果是没有的话,我想,你是时候要行动了。

~乡下佬~
15.04.2013

FB 连接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permalink.php?story_fbid=10152704967700328&id=432221245327

大选风暴

这是我 02-04-2013 写的文章,原文在: http://www.leinvest.com/ch/general-election-turmoil.html#.UV4n7lcrjex
这几个月来,我们不断地听到解散国会的谣言,今天又来一椿,看来唯有等到首相宣布真正的大选日期时这些谣言才会消失。
谣言,我们可以听听就好,但身为股票投资者,我们必须为这个大选做好准备。
犹记得 2008 年的大选,所有投资者都没想到民联会意外的得到多个席位和州属,这个突来的转变使到手上有票的投资者都惊慌的抛售,当中包括外资,本地基金和散户,我个人不太记得那时股市调整了多少点,大概是 RM 13 的 Public Bank掉到 RM 11 左右。
回看这个经历,当时不只是国家的政治不稳定,在外头的欧美国家也一样面对着金融风暴的入侵,内忧外乱的情况下,股市应声下跌,这是非常的合理。
受过了 2008 的历史洗礼,这一次投资者变得了非常的谨慎,在谣言满天飞的情况下已经开始脱售手中的股票,希望在股市大崩盘的时候能捡到便宜货。
股市崩盘?有可能吗?
我觉得可能性非常的小,观看 3 月时大部分公司公布的业绩,很明显的,多数的公司做得比去年更加出色,盈利也有所增长,也就是说,经济本身并没有出现风暴的迹象,如果真的经济出了问题,公司们一定是首当其冲的,业绩一定受损,但,目前看不到有这个现象。
撇开这点不看,本地基金和散户在这几个月几乎是净卖家,只有外资在不断地接纳。
注:所谓的净卖家是指卖股票的交易金额大过买的金额。
我不知道外资为什么在那么动荡的时候不断地买入马股,看来他们对大马的公司信心十足。 少了本地基金和散户的配合,单单要靠外资来个大崩盘是不太可能的,所以,我估计就算股市有动摇,也只会是微小的下调,可能在 10% 到 20% 左右吧。
而 且我认为股市也不一定是下调的,上调的可能性也是存在,情况可以分为两种,大选结束后,如果是民联执政,那就会出现政权转换的过渡期,大型的计划也可能重 新规划,基于这个因素,一般上外资都会撤资,然后保持观望的态度,但,不要忘记本地基金和散户的弹药可以很充分哦,外资跑,本地投资者接,情况应该不会太 过恶劣。
另一个情况就是国阵继续执政,那一切计划就会继续跑,也没有所谓的过渡期,那,本地基金和散户就会开始扫货,不排除外资也会继续买进,这个情况一旦发生,大马隐藏很久的大牛可能会被唤醒,也就是…

迎接小龙女

在一个非常宁静的夜晚,我如常去找周公聊天,突然,旁边有一把声音把我从睡梦中吵醒。

“老公,起身罗,你的小龙女要出来了”

注:第一位公主我称呼她 “小公主”,而第二位公主是龙年出世,所以我叫她 “小龙女”

我即时从床上跳了起来,眼睛朦朦胧胧的,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东走,往西跑,狼狈的很,犹记得

小公主出生的时候,情景是一模一样的,没办法,毕竟这是我迎接孩子的重要时刻,所以不可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般的冷静。

我把之前准备好的行李拿上车,然后一只手抱着还在睡梦中的小公主,另一只手扶着老婆,冲冲忙忙的开车前往医院去。

来到了医院,护士检查了老婆后,就吩咐我到招待处办理入院手续,不久护士就把老婆推进了产房里等待生产。

等了 9 个多月,终于都等到和小龙女相见的时候,说实话,真的有点儿紧张,试想杨过初次约会小龙女,哪有不紧张的道理,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。

我还记得小公主出生的时候,我坚持一定要进入产房陪伴老婆生产,现在是第二位孩子了,我无法进入产房,因为我需要照顾小公主,我只能时不时进去看看老婆的状况,安抚老婆的情绪,无疑,没有亲眼看到小龙女的出世确实让我的人生留下了少许的遗憾。

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小时,小龙女要出来了,医务人员也开始忙碌,在产房里进进出出的,为了不妨碍他们的工作,我唯有站在门口等待,一方面能照顾小公主,另一方面我希望在门口守护着老婆和还未出生的孩子。

整个生产过程里,一直都听到老婆的叫喊声,也听到医生护士努力工作的吵杂声,而我只能站在门口,什么事情都做不到,只能默默地为老婆和孩子祈祷,看着自己最亲的人在为家里努力着,而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了,这是一种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无奈。

其实在女人的生产过程中,男人真的连一点小忙都帮不了,只能在旁边看着老婆的痛苦,顶多只能帮老婆擦擦汗,说一些鼓励的话,男人永远都感受不到女人生产的痛楚,所以,请珍惜肯为你生儿育女的老婆。

我一直都认为女人能为家里冒着生命危险生产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,也因如此,我疼爱我的老婆和孩子,因为她们就是我生命的全部。

Peter Lynch 曾经说过,用整个华尔街的财富都不能换取我三个女儿,我非常认同这个观点,因为财富永远都不能用来衡量我们家人的价值。同时,我也感恩在我的人生里有对我非常好的父母,有肯和我一起熬的老婆,也有一对乖巧的女儿。

正所谓: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啊 !!!

风采: 在 FB 里的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