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善篇: 伟大的募捐者

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,我和朋友在大城堡的一间点心店里享受着美味的早餐,就在我们聊得兴起的时候,有一位老人家 (我称呼她为 “安第”) 走了过来我们的身旁,她拿着一本放满残障院资料的文件。

我二话不说的把文件拿过来看,看完了里面的资料后,我从我钱包拿出 RM 50 捐给她。

这位安第是代表怡保一间残障院 (忠诚) 出来务
捐的,过后我还向这位安第了解残障院的详情,我们大概谈了半个小时左右,我本身非常佩服这些代表残障院出来募捐的人士,他们的伟大不能用任何金钱来衡量,更无法用任何文字来描述。

怡保一共有六间残障院,忠诚是其中一间,忠诚残障院的全名为 “
忠诚收留迟钝残障儿童中心”

网址: www.pjkkcs.org.my

根据这位安第的资料,残障院一个月开销需要 RM 15,000,而政府只是支助大概 RM 1,250 (这还得等我亲自到残障院去确认),其余的就得依靠他们出来募捐。

听到这里我不禁感叹一番,政府能花那么多钱去建什么百楼大夏,能花费那么多钱来提供交通设施,为什么就不能拨出一小部分的钱来照顾这群天生就受苦的人民。

有手有脚的人在那里臭骂政府不帮助他们,有没有想过,这群从小就残障的人更需要政府的帮助,他们完全没有工作能力,不能依靠自己来养活自己,不靠他人根本生存不了。

朋友看到我大方的
捐款就感到惊讶,他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我,心想,“你不会被骗吧”。

在朋友还没有开口的时候,我先抢先机,我告诉他,你没看到我刚才很认真的看那些资料吗?

确认这些人是不是骗徒是有方法的:

1。资料里面的照片是安第和一些残障人士所拍的。
2。我本身知道 “忠诚” 这间残障中心
3。她有 Jabatan Kebajikan Masyarakat 的证书
4。她有忠诚授权出来募
捐的授权书
5。如果还不信,可以用 3 和 4 里看到的 IC 号码和她身上的 tag 对照
6。还不信,可以叫她出示身份证

朋友睁大了眼睛看着我,然后用微小的声音告诉我,这些都是可以伪造的。

是的,没错,这些都是可以伪造的,但我宁愿多做也不愿意少做。不过朋友的忧虑也是合理的,所以我打算在有空的时候到怡保一趟,亲自向忠诚了解详情。

就算我们不直接
捐钱给捐者,但我们也应该了解一下残障院的情况,并且向她们索取联络资料,确认后再捐款也一样可以。

成功有多难? 应该有点难吧。

那成功后把大部分钱
捐出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又有多难? 非常的难。

自扫门前雪是大部分人的想法,因为事不关己,己不劳心。人生只是苦短的几十年,在这几十年里,我们能累积伟大的事业和钱财,但这其实不是重点,如何运用这笔钱财才是关键。

大部分的人选择遗留给下一代,但这是不是正确的做法? 因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念,我不予置评,但我很肯定我不是这一类。

也有一些人选择把大部分财产
捐出去,让他们的钱财帮助更多不幸的人,就好像 Warren Buffet 和 Bill Gates 那样。
捐款不是比身家,也不是比数字的游戏,而是在乎你舍不舍得。

我坚信 “施比受更有福” 的道理,在我能力范围里面做得到的事情我都尽量去做,很多人笑我 “自不量力”,是的,我承认我目前的能力有限,但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我坚持我的慈善美德。无疑,现在的我没有任何影响力,但我希望自己能壮大,能力越大的时候我就能帮助更多的人。

伸出你的缓手,把你常在内心深处的慈悲心从新拿出来,不要因善小而不为之,哪怕只是微小的贡献,只要肯做,世界就能改变。

乡下佬说:金钱乃是身外物,帮得他人心舒畅 !!!

乡下佬其他慈善篇文章:
http://success00001.blogspot.com/search/label/%E6%85%88%E5%96%84%E7%AF%87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我最失败的一年

乡下佬求婚记

我的故事: 美国念书的经历